川觀新聞記者 陳碧紅 文露敏 文銘權/文 楊樹/圖

調研點位:自貢川南新材料化工園區


今年4月,自貢川南新材料化工園區掛牌。僅僅兩個月后,這里已是“座無虛席”,園區“門外”,10余個項目仍在等待排隊進場。


6月中旬,四川日報全媒體調研組在這里看到,最先入駐的兩家企業廠房已初具雛形,一家企業把進駐作為“新生之變”,落地產能瞄準“世界一流”;另一家則接連擴產,準備趁勢出擊搶市場。


各種超預期因素擾動下,尤其是在自貢這個老工業城市同步加速轉型的重要節點,這個剛剛“上新”的園區顯得特別有意思:這里為什么如此熱鬧?

企業求新:搶速度就是搶市場

6月16日早上9點,當調研組一行抵達位于自貢沿灘高新技術產業園區內的川南新材料化工園時,這3.13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早已是機聲隆隆一片。19家入駐企業,19個區域,每一個項目上都在你追我趕般地推進建設。

正在加快建設中的川南新材料化工園區

中昊晨光(自貢)氟材料有限責任公司,是最早啟動建設的企業之一。這個總投資達22.3億元的高分子化工材料生產企業,將用3年時間在這里建設年產2.6萬噸的高性能有機氟材料生產基地,加速帶動企業轉型升級。

今年4月才開工建設,目前一期項目就已初具雛形,該公司總經理金永良將這樣的超常規建設速度,形容為“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一方面,氟材料作為鋰電產業鏈條上的重要環節,行業競爭正加速進入白熱化階段;另一方面,在疫情防控和經濟下行壓力下,生產所需的原材料價格持續高企。

園區內新項目加快建設,園區外其母公司中昊晨光化工研究院有限公司的生產也馬不停蹄。“在前幾個月國內疫情最嚴重的時候,我們購買的原材料進不來,而‘長三角’又是公司產品銷售的主要市場區域,真的被急壞了。”金永良說。

萬幸的是,依靠其母公司在“長三角”建設的倉庫,工人就地取材就地生產,與下游合作廠商采取“一人走一半”的運輸方式,盡最大可能保證產品供應順暢,也因此在同行業競爭中進一步提高了市場占有率。

一個更關鍵的商機被中昊晨光敏銳捕捉到:作為重要生產原料的二氟一氯乙烷,近兩年采購價格從最初的1.8萬元/噸暴漲到了最高時的18萬元/噸以上,“如果按現在這個價格購買原材料,公司的下游產品都將倒掛。”金永良透露,2021年公司作出正確預判,主動向產業鏈上游延伸,第一時間升級設備搞自主生產。

避免了原材料上漲給企業自身帶來的巨大成本壓力,今年前5月,該公司在園區外的老生產線業績,銷售收入同比增長30%,利潤增長32%。

老基地加快生產,新基地提速建設。“從全球氟材料整體行業來看,高端產品始終稀缺,而低端產品早已產能過剩,我們在園區新上的生產線,就是要瞄準高端市場努力打破行業技術壁壘。”金永良表示,僅四氟乙烯樹脂這一項目,公司就儲備了60多項專利技術。

眼看著新廠區日漸成型,還有一件事讓金永良感慨萬千:在疫情防控最吃緊的關鍵階段,為加快項目落地,自貢市領導多次帶隊到北京爭取支持。在建設階段,政府更是一切圍繞企業轉,針對環評手續復雜且耗時的情況,政府組織了專班指導,環評時間從原本所需的60天壓縮到40天。

“希望通過3年攻堅,將川南新材料產業基地首期項目打造成為有機氟材料科技自立自強的樣板工程。”金永良說。

園區求新:企業太多裝不下也是“幸福的煩惱”

距離中昊晨光不到10分鐘車程,凱盛(自貢)新能源有限公司的生產車間大門緊閉。在該公司副總經理李華東的帶領下,調研組走進這個神秘的無人車間。

“車間里面很熱,大家要快速通過。”李華東話音剛落,“嘩——”大門打開,一股超高溫熱浪瞬間包裹全身。朝車間內望去,一個巨大熔窯內的4條生產線上,全球最大規格的太陽能光伏玻璃正源源不斷生產下線。

全球最大規格光伏玻璃在川南新材料化工園區生產下線。

火熱的生產車間,帶來火熱的市場銷售。早在去年7月,凱盛新能源一期項目就先于園區掛牌落地投產,當年10月便滿負荷生產。今年1—5月,這家新能源企業產值實現3.5億元,利潤超過3000萬元,并定下了全年產值8個億、利潤8000萬元的年度目標。正是因為一期項目運行超預期地好,前段時間,凱盛新能源作出重要決定:加緊籌備二期項目,新線產能超一期4倍有余。

作為川南新材料化工園區最早投產項目,凱盛新能源短短10月產值已超3億元。

縱看全球,一邊是光伏產業的如日中天,一邊是經濟逆全球化疊加各種復雜因素相互交織,在市場搏擊中的凱盛新能源給人留下“舉重若輕”的印象,為什么?

“從產業領域本身來說,我們站對了賽道,但發展過程特別是對剛起步不久的新項目來說,其實一點也不容易。”李華東感嘆道。以能源要素保障為例,該企業資產投入最大的熔窯生產線必須24小時持續運轉,一旦斷電停運,這個上千度超高溫的生產線立即就會因為溫度過低而崩裂,意味著上億元的投入將打水漂。“這幾個月來,真的很感謝園區和政府不計一切的幫助,保證了生產線安全生產。”

企業家的肺腑之言,在自貢市經信局總工程師潘樹勇看來,是地方政府穩市場、抓發展的必然之舉。他提到一個細節:冬季是用電用氣高峰期,但凱盛一天的用氣量就高達10萬立方米,光憑管道氣根本無法保障。反復協調后,燃氣公司采取氣罐車點對點運輸供應的方式補充企業用氣需求。

項目建設與生產調度同步進行,不惜一切保生產——在自貢川南新材料化工園區采訪期間,這句話被被訪者數度提及。為什么要這樣?當地政府部門負責同志解釋,該園區作為自貢這座老工業城市轉型升級的關鍵一步,是地方傳統產業向千億級先進材料產業集群發展跳起摸高的重要“跳板”,“必須全力以赴”。

企業積極作為、政府主動有為,帶來市場活力不斷提升,也才有了項目“排隊入園”的熱鬧場景,也成為自貢市委常委、副市長肖冰東眼中“幸福的煩惱”。數據顯示,今年1-4月,自貢全市工業投資同比增長54.2%,增速位列全省第一。

“聚力再造產業自貢,走出轉型升級新路”,離開園區時,這句標語縈繞在調研組心間。